【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昭君墓:民族团结进步的历史印记

在呼和浩特市区南端、大黑河南岸,有一座有着2000余年历史的高大墓堆,这就是驰名中外的昭君墓。

昭君墓,顾名思义,是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的墓。

王昭君,名嫱,字昭君,湖北兴山县(汉时南郡姊归县)香溪畔宝坪村人,汉元帝时,17岁的她被选秀入宫。

当时,我国北方的游牧民族匈奴,对外冲突和战争不断,内部则是内讧频繁,百姓在战乱中呻吟,苦不堪言。后匈奴首领呼韩邪单于三次入长安朝觐汉天子,表示愿称臣归附,初步扭转了双方多年来的敌对和战争局面。

公元前33年,单于入朝求亲,“愿婿汉氏以自请”。入宫数年不得见驾的昭君,“乃请掖廷令求行”。于是,王昭君出塞胡汉和亲。多年后,王昭君逝去,被葬于呼和浩特南郊(一说是衣冠冢)。

传说王昭君去世后,大漠南北的许多牧民怀揣一包黄土,骑着马来到大黑河畔,为昭君的墓堆添土,形成封土堆。这就是家喻户晓的昭君出塞的故事和昭君墓的由来。

如今,2000多年过去了,昭君墓早已成为昭君博物院。几经修缮扩建的昭君博物院,大门前迎面是一块表现昭君、呼韩邪单于伉俪情深和草原人民安居乐业的巨石浮雕。进门北行,首先见到的是董必武题写的“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诗句的石碑以及近500米长的神道和两旁12对石像;湖北省兴山县政府赠送的王昭君石雕像紧随其后;由乌兰夫亲笔题写的“青冢”两个大字的三间四柱石牌坊后面,是高3.95米、重5吨的“和亲”铜像,昭君和呼韩邪单于并肩连辔亲切对视;后面就是因呈青黛色而被称为青冢的昭君墓。

拾级而上,墓顶是一约数十平方米的平台,平台上建一红柱青瓦的六角碑亭,亭内一块巨大的汉白玉石碑上,一面刻着衣袂飘飘的昭君全身像,另一面镌刻着“大德”二字。

2000多年来,人们不仅敬重王昭君自请出塞和亲,缓和了民族纷争;更感恩她带来了中原地区先进的生产技术、铁制工具、各类工匠和五谷籽种,在客观上推动了塞北地区经济发展。

据史书记载,在长达60多年里,“边城晏闭,牛羊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出现了宁静、和平和繁荣的景象。

史书和民间故事中,都夸赞王昭君出塞后住在异域,能“住穹庐、饮酪浆、披毯裘、食畜肉”,很快融入牧民生活之中。

王昭君在和呼韩邪单于的美满婚姻中,为单于诞下一子。三年后,老单于病逝,24岁的王昭君又遵从胡俗,复嫁新单于,为其生育二女。

她辅佐单于学习汉制,举贤任能,明法度行善政,偃息战火、发展经济,边塞地区出现了“剑戟归田尽,牛羊绕塞多”的景象。她还向单于介绍内地种植树木、管理草地、育桑种麻、繁殖六畜的经验,向牧民妇女传授织布刺绣的工艺,把内地的先进文化和生产技术传播到广袤的塞外草原。十余年后,新单于病故。后三年,昭君亦病逝。

王昭君善良贤惠的人品,识大体明大义的智慧,超常的识见和才干,赢得了大漠南北牧民的信任、尊重和爱戴,促进了民族团结、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汉代以降,历代文人墨客留下众多歌颂王昭君和亲的诗文,有些还镶嵌在昭君墓的碑墙上。

40多年前,我区著名诗人、剧作家贾勋先生创作的《塞上昭君》戏本,真实而深刻地反映了这一主题,得到了大剧作家曹禺先生的高度评价和首都观众的好评。

2000多年里,王昭君一直都活在蒙汉人民的心中。虽然王昭君到底葬于何处至今仍未能确定,但是,从分布在阴山南麓甚至远在山西、河南等地的十多处昭君墓遗址,就能明显感受到人民群众对昭君的敬重和热爱。而王昭君的故里湖北省兴山县,当地政府也拨专款修建了昭君纪念馆。馆内塑有一尊高2.8米的昭君石雕,其形象端庄淑静,飘逸秀慧。

昭君墓历来游客如织,络绎不绝。改革开放以来,昭君墓旧貌换新颜,更引来无数的国内外宾客。在昭君墓,他们或瞻仰昭君雕像,或在雕像前留影,或在墓顶碑亭眺望远方……无不为王昭君的人格和风范所感动。

从兴山昭君纪念馆到青城昭君墓,大江南北都在传唱着昭君出塞的动人故事,讴歌王昭君为民族交融、文化传播和边疆稳定作出的贡献。历史的共识是,王昭君是一位民族交融的和平使者,昭君墓是民族团结进步的历史印记。

(□ 吴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