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售逆势增长 输出动乱危害世界

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14日发布全球军售趋势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至2021年间,全球武器交易量比前一个五年有所下降,但同期美国海外军售却大幅上升。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海外军售呈现逆势增长,背后隐藏的是美国军工企业以及一些政客利用战争赚得盆满钵满的事实。长期以来,美国通过鼓动对抗冲突大发战争财,严重危害世界和平与稳定。

逆势增长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指出,2017年至2021年全球武器交易量与2012年至2016年相比下降4.6%,但同期美国武器出口增长14%,全球占比从32%上升到39%。

美国媒体分析指出,美国军售主要靠两大渠道,一个是政府间销售,另一个是由美国国务院授权的私人承包商直接进行商业销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2021财年这两大渠道的军售总额尽管出现同比小幅下降,但仍高达1611亿美元。

美国国务院曾在去年底的一份文件中直言不讳地承认,武器转让和国防贸易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要工具,并称美国向盟国及伙伴提供军用装备和国防用品直接商业销售许可时,会考虑政治、军事、经济和最终用途等多种因素。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撰文指出,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不仅把海外军售确立为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重要目标,还视之为推动创新、创造就业的重大机会,认为大力开展军售能够服务于其“美国优先”政策。

政商勾结

有分析指出,两次世界大战为美国海外军售提供了原始发展基础,随后在冷战期间,美国又以“抵御共产主义”为由大量向其他国家出口军火。进入21世纪以来,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更是令立足于海外军售的美国军工产业迎来繁荣期。

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去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从2018年开始,全球前五大军工企业全部“花落”美国。其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军工企业,2020年武器销售和军事服务销售额达到582亿美元,占全球百强军工企业军售总额的11%。雷神技术公司、波音公司、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和通用动力公司则分列第二到第五位。

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军工企业持续实现发展与企业、政府和国会相互勾结有着密切关系。美国“公开的秘密”网站揭露,过去20年,美国军工企业为影响国防政策以使自己制造的军火有“用武之地”,仅游说费用就高达25亿美元。美国社会中的政商“旋转门”更是不断助推军工行业发展。一些美国政界“大佬”下台后来到军工企业,利用人脉等资源影响政府对外政策,为企业谋求出口生意的同时,自己也挣得盆满钵满。例如美国前国防部长埃斯珀曾是雷神技术公司高管,从政府离职后又加入了制造军用设备的伊庇鲁斯公司。

曾在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工作多年的富兰克林·斯平尼日前在博客文章中指出,过去30多年来,美国的军队—工业—国会复合体与美国的媒体、智库、学界、情报机关沆瀣一气。美国国防部被资本牵着鼻子走,导致美国对国防开支愈发依赖。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在离任时曾警告,必须警惕军工复合体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但从这几十年的历史看,美国显然没有听从他的警告。

祸乱世界

毫不夸张地说,多年来世界上哪里有战争,哪里就有美国的身影。即使美国没有直接参战,战场上也不难找到美国武器和装备。

近期随着乌克兰紧张局势升级,美国军工企业股价上涨明显。美国一家知名投资网站今年2月撰文称,未来几个月,美国军工企业很可能看到需求激增,美国军工产业将迎来一个新的增长期。雷神技术公司一位高层管理人士更是不加掩饰地说,地区局势紧张将创造海外军售机会,军工企业将从中看到一些机遇。

据美国《当代》周刊报道,由多家美国大型军工企业资助的一家知名智库数月前就开始煽动俄乌紧张局势,还呼吁美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着手开展军事准备。

美国反战组织“公正外交政策”执行主任埃里克·斯珀林表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所有人都知道军工企业是美国穷兵黩武的推手之一,这些军工企业从乌克兰局势中获利,因为美国正向该地区输入大量武器装备。

在美国外交政策分析人士卡万·卡拉齐安看来,有诚意且从实际出发的外交接触才能缓解非必要且可能引发灾难的冲突,让整个地区受益,但这对军工企业来说,可能无利可图。

(新华社华盛顿3月14日电记者孙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