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黄河岸边走】清水河,河水清

清水河县国有南壕赖林场

一夜大风过后,房屋几乎被黄沙掩埋,恶劣的生存环境,逼迫人们不得不举家迁徙、远走他乡……

一场大雨过后,洪水裹挟着泥沙滚滚而下,黄河变“天河”,河水肆虐泛滥,淹没两岸的村庄和农田……

曾几何时,沙暴肆虐,祸患无穷,成为清水河县老一辈人的黑色记忆。

而今,这里沙海变林海,荒山变绿岭,黄河岸边的“清水河”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清水河。

森林覆盖率从0.1%到31.01%,大地由“黄”变“绿”,每一棵树木的年轮里都清楚地记录着清水河的山乡巨变。

“清水河,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可一路只见荒山秃岭、沟壑纵横……”

57年过去了,南壕赖林场老技术员李桐生依然忘不了,他从扎兰屯林业学校毕业后初到清水河县时看到的景象:“清水河,听名字还以为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可一路走来,却只见荒山秃岭、沟壑纵横,不见树木,人烟稀少,越走心越凉。”

清水河县西濒黄河,与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隔黄河相望。数百年来,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不断向东侵蚀,曾一度“穿越”黄河蔓延到清水河县。被大风裹挟而来的滚滚黄沙埋压了村庄,堵塞了道路,掩埋了数万亩良田,形成百余里风沙带。

与此同时,全县2859平方公里土地被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切割得支离破碎,水土流失面积曾占到96%,风蚀沙化面积达28%。600多条大沟、3万余条支沟和不计其数的细小沟壑,通过支流将大量泥沙带入黄河,清水河县成为黄河中上游的主要输沙源之一。

“山上光秃秃的,一刮大风,沙子打得脸生疼,一下大雨就发洪水。”“早晨走的时候有路,晚上返回的时候就找不到路了。白天刮风家里点灯,一夜风沙后,院墙有多高,沙子就堆多高。”“庄稼、蔬菜种不活,家家户户都会养几只羊,连羊也是土黄色的。”植被稀少,生态恶化,粮食产量低,牧业发展难,人民生活贫困……老一辈人的回忆里,满是哀叹。

再不种树,连家都没了。

1964年,国家批准建立国有南壕赖林场。李桐生和一批技术员、职工被派往林场,轰轰烈烈的植树行动在清水河县沙地之最的南壕赖沙坝上拉开帷幕。

在沙窝里造林,比想象中更艰难。刚种下的树苗,一阵风过后,或被连根拔起,或被黄沙掩埋。第一年栽的树苗九成被毁;又干了一个春天,八成树苗被风沙毁掉。

“既然来了就不能退缩!”面对一次次失败,李桐生不信邪。他和其他技术人员一起反复试验,终于总结出一套在沙地里把树种活的办法。“深挖一尺半,湿土把坑垫,苗正根舒展,反复踩三遍,看正线、对准点,取土放在迎风面……”今年已经86岁的李桐生老人,背起他当年编写的植树造林“顺口溜”,张口就来。“顺口溜”朗朗上口且易操作,很快成了林场职工种树的技术指南,再加上先易后难、因地制宜的植树造林思路——固定沙地采用整地造林,流动沙地采取乔灌结合,一排排高杆杨树挡住了流沙,吹来的沙落在了灌木林,流动的沙子终于被固定住了。

渐渐的,清水河县在李桐生眼里变了模样:一点一点的绿连成一片一片的绿,一片一片的绿蔓延成无边无际的绿。到1987年,南壕赖林场造林保存面积达到5万亩,阻断了喇嘛湾、宏河镇、五良太三个乡百余里风沙带的沙源,阻止了黄沙向东南侵蚀。

“早晨太阳还没升起就背着树苗出发了,晚上天黑洞洞才回去。大家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把树种活。”

“听老辈人讲,上世纪三十年代,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一夜风沙过后,一户人家的房子被沙子掩埋,不得不搬迁出去。2002年我来的时候,这一带还到处能看见流动半流动沙丘。”在南壕赖林场深处,乔福成指着眼前一片郁郁葱葱的林子说。

绿树成荫,青嫩滴翠,习习清风扑面而来,早已捕捉不到当年故事中的影子。乔福成告诉记者,往西再走几公里便是母亲河黄河,这无边的绿色早已延伸到了黄河岸边。随着生态环境的持续明显好转,曾经越过黄河不断向东侵蚀的库布其沙漠逐渐退去。

“人进沙退”的绿色奇迹,清水河人既是见证者,也是奇迹的创造者。

绿色奇迹的造就,离不开政策春风的接踵而至——天保工程、三北防护林工程、退耕还林工程、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等相继实施,清水河县确立了“生态立县”发展战略,奏响接续奋进的最强音。

绿色奇迹的造就,也离不开像乔福成一样的一代代造林人的艰苦奋斗。2002年,南壕赖林场第八任场长乔福成走马上任,他一头扎进沙窝,一干就是17年。30公里外的家半年才能回一次,5万亩林场巡一圈要步行走4天。职工们生活困难,他带领大家一起通过育苗提高收入。他与毁林偷猎者据理力争,精心守护每一抹绿色,即使后来股骨头坏死行动不便,他仍然拄着双拐坚持巡山。

绿色奇迹的造就,更是全体清水河县人民共同努力的成果。多年来,政府广泛动员,农牧民、学生、机关干部职工纷纷加入拯救家园的行动中,向黄沙宣战。植树造林、恢复植被,清水河的黄土地上到处涌动着绿色的浪潮。摇铃沟、棒儿山、鹰嘴山、平顶山、大树沟、范四窑等一系列生态精品工程遍地开花。“早晨太阳还没升起就背着树苗出发了,中午干粮就着风沙吃,晚上天黑洞洞才回去。大家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把树种活。”林场老职工刘虎维回忆。

一张蓝图绘到底,一茬接着一茬干!清水河县先后获得“全国绿化模范县”“中国生态魅力县城”“全国生态建设突出贡献先进集体”等诸多荣誉称号。近年来,黄河中游黄土高原蓄水保土能力显著增强,库布其沙漠植被覆盖率达到53%,实现了“人进沙退”的治沙奇迹。这其中,就有清水河人民的卓越贡献。

“过去山上到处是裸露的沙石,现在山上绿油油,清水河越来越清澈。”

站在石人背生态修复治理工程高高的瞭望塔上,南山美景尽收眼底——绿茸茸的“地毯”无限蔓延,成片的林子点缀其间,让人不由地感叹:真美!

山脚下就是汇入黄河的清水河,清水河县由此得名。河的南岸,石人背、平顶山、二路也山、木瓜沟、鹰嘴山、城关北山六大流域生态治理工程串联成片,50万亩人工造林绿染南山,构成清水河县中部绿色屏障带。

“过去山上到处是裸露的沙石,一下雨大量泥沙进入清水河。现在山上绿油油,清水河越来越清澈,注入黄河的泥沙也少了。”护林员郭银良说。

2001年,清水河县抓住被列为全国退耕还林试点示范县的机遇,启动实施石人背生态治理工程。由造林专业队和当地群众组成的一支支队伍,浩浩荡荡挺进荒山秃岭,形成植树造林大会战的生动局面。仅用一年时间,3.8万亩荒山披上了绿装。

几十年的艰苦奋斗,清水河县森林保有量从5500亩增加到131.1万亩,森林覆盖率从0.1%增加到31.01%,水土流失和风蚀沙化现象得到有效控制,森林涵养水源和保持水土能力增强,每年各条河流输入黄河泥沙量大幅度减少,风沙阻断公路、掩埋农田已经成为历史。

“现在不仅夏天绿油油,漫山遍野的油松在冬天也是绿的。以前只见沙蜥、蚂蚁到处窜,现在经常有野猪、狍子、鹿等野生动物出没。”吃够风沙之苦的郭银良,爱极了这漫山遍野的绿色。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如今的清水河县正努力实现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双赢:

南壕赖林场深处鹿鸣呦呦,宏盛源种养殖专业合作社依托这片林子发展梅花鹿、绒山羊、笨鸡养殖,让林子生出了金子;

绿色宝库摇铃沟,山上林草丰茂、遮天蔽日,沟底泉水叮咚、溪流潺潺,成为旅游打卡地;

利用得天独厚的自然美景,喇嘛湾镇贾浪沟村建起了集旅游、休闲、住宿、餐饮为一体的泉寿湾生态旅游景区,昔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吃上了生态旅游饭……

清水河,河水清。

这片饱经风沙磨难的土地,如今正依枕着母亲河,把绿色希望装得满满,大步走在全面小康的康庄大道上。

□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许晓岚 霍晓庆 高慧 包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