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知名社会学家:中共改变整个民族精神面貌

参考消息网2月18日报道(文/张代蕾)

英国知名社会学家马丁·阿尔布劳是西方率先提出“全球化”概念的学者之一。他也是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英国社会学会荣誉副主席。自1987年受邀第一次访问中国后,阿尔布劳多次到访中国。他近年的著作包括《全球化时代的社会和文化变迁》(2014)、《中国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的角色:走向全球领导理论》(2018)等。

阿尔布劳近日在接受《参考消息》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共产党的成功在于它实现了中华民族的复兴,改变了整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和状态。在这一百年里,中共带领中国从曾经遭受的耻辱中发展崛起,创造了积极、乐观和团结的局面。

中共创造乐观团结局面

《参考消息》:您去过中国很多次,对中国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阿尔布劳:作为一个去过中国的英国人,我感受最深、最感慨的,是来自中国人民的热情和善意。一个世纪前,英国在中国遭受的屈辱和苦难中扮演了非常不友好的角色。而如今,无论我到中国哪个地方,从来没有遭受过冷遇或恶意,而是收获了许多善意。中国人没有忘记历史,但他们选择了原谅。

中国人文明、和善、智慧,和中国人打交道我感到很放松。而这些民族性格深深根植于中国文化和传统。

《参考消息》: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您如何评价中共百年来的成就?

阿尔布劳:今年中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共产党成功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这是巨大的成就。在我看来,中国共产党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它有伟大的决心和毅力。它能百折不挠,不忘初心,带领全中国上下一心向着目标奋斗。

中共的成功在于它实现了中华民族的复兴,改变了整个民族的精神面貌和状态。在这一百年里,中共带领中国从曾经遭受的耻辱中发展崛起,创造了积极、乐观和团结的局面。

中国成功秘诀提供启示

《参考消息》:在您看来,中共带领中国走出了一条什么样的发展道路?

阿尔布劳:首先,中国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这是压倒一切的原则。

其次,在过去40多年里,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细微、务实的方式成功融入全球化舞台。

中国的改革开放允许外国公司对华投资,鼓励国际贸易,同时也注重保护本国资本、产权和自主能力。这不是无条件的、盲目的全球化,而是谨慎保护本国利益、促进本国经济发展的全球化。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说,中国的发展道路非常务实,并且成功实现了国家的振兴。

此外,中国还积极与联合国、世贸组织等倡导多边合作的国际组织和机构合作,这也是中国道路成功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

《参考消息》:中国在抗击疫情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您如何看待中共的执政理念、执政能力?

阿尔布劳:中共在抗击疫情领域表现出强大的执政能力。它能在一夜之间成功动员整个国家,让所有人都为同一个目标而努力。

这得益于中国共产党的管理架构。它内部有层级,代表了社会每个阶层的利益,整个社会能因此形成凝聚力。当党中央发起号召和要求,各层级都能立刻响应,整个社会就为之运转。

我认为,外界不应误读中共的这种管理方式。它植根于中国历史。中国人民历来尊重权威,服从性强,而中共在治理上很好地运用了这一点,因为它确实符合中国的文化和特色。这也是中共治理成功的另一个原因。

《参考消息》:中国的成功对其他国家有何启发?

阿尔布劳:当然有,但这种启发不是简单复制。因为中国成功的秘诀是发展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是坚持走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这说明,其他国家不能只是重复中国做的事情,而是要发展出适合自身情况的社会主义。

换句话说,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应该从中国汲取的经验是:社会主义道路必须适合国情,适合每个国家的历史、经验、文化和智慧。

在欧洲国家也有大量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政策存在,比如一些社会福利政策。尽管欧洲国家不称之为社会主义,但本质上来说它们属于社会主义性质。因此,中国的成功可以为许多国家提供启示。

中国能够成功避开“陷阱”

《参考消息》:中共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要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体现了中共怎样的外交理念和胸怀?

阿尔布劳:在我看来,中共倡导的外交理念和价值观是和谐、合作,以及互相尊重。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关键词是“共享”,但共享的是什么?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理应共享地球的命运。因此,人类必须共同面对那些会给地球带来威胁的挑战,比如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等问题。与自然和谐相处,自古就是中国文化所倡导的。

在领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方面,中国有绝佳的机会。当今世界不需要军事上的领导,而是需要道德和价值观上的领导。

中共在实现目标方面的能力有目共睹。中国一直支持全球化,通过“一带一路”项目促进不同国家共同发展。中国倡导多边主义,维护多边合作……这些都充分体现了中国外交的大国风范和担当。因此,在全球化、气候变化等领域,中国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发挥示范和引领作用。

《参考消息》:中国如今面临什么样的外部环境?您认为中国能避免守成大国和崛起大国之间的“修昔底德陷阱”吗?

阿尔布劳:当今世界是一个多极世界,并非两极。新冠疫情、美国政局、欧盟与英国的关系,这些因素都给国际关系未来发展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不可预测性。

无论对哪个国家而言,要在如此复杂的世界局势下判断自身的位置,都并非易事。对中国政府也是一样,如何在这种新型的全球形势下做出正确决定,至关重要。但我相信中共领导人能良好应对,因为他们处理问题往往务实、有准备、明智,且反应迅速。

就“修昔底德陷阱”而言,这并非历史规律,而更像是一种警示,因为任何已经发展壮大的国家都会受到竞争的威胁。但既然中国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我认为中国是有准备的,能成功避开这个陷阱。

我认为,中国政府一直很聪明,有能力保持大国关系之间的平衡和自我发展,所以我对未来中美关系不悲观。

2020年6月28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西柏坡七届二中全会旧址,石家庄市人民医院12名援鄂抗疫新党员与老党员一起重温入党誓词。(陈其保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