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鸡奖“最佳电影音乐奖”空缺,让电影的“量子发动机”备受关注

  谁都没想到,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技术奖项空缺,却在网上掀起了不小的热度。前晚,第3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揭晓,“最佳音乐奖空缺”的话题在微博讨论量近9000万。热度颇高的一条评论这样写道:“电影的主题歌确实不如以前深入人心了。”

  电影音乐与电影歌曲混为一谈,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众对电影原声音乐的认知局限。“事实上,电影音乐包含并大于电影歌曲,它能配合叙事的节奏、渲染故事的氛围。”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影视传媒学院副院长齐青说,当优秀的电影音乐在基调、节奏、格局上与故事本身严丝合缝,它所凝聚、发散的能量是难以估测的。电影界甚至有人把音乐比喻成电影的“量子发动机”,能触摸心律、唤起思绪、调动情感,摆渡着故事与观众的往来。

  在学者看来,奖项空缺只是偶然,但能让更多人重视这个“小众”部分亦是幸事一桩。因为,在如今国产电影提质升级的黄金期,电影工业每一个环节上的点滴提升都决定着作品品质的底线与高线。就此而言,今天的中国电影音乐需要更好地融入电影工业的生产进程,更考量创作者的匠心。

  好的电影音乐能以民族的基底联通世界

  什么样的电影音乐才能拥有“量子发动机”的能力?《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星球大战》以及宫崎骏的许多作品都能作为范本。齐青说,好的电影音乐无定规,若非要给个标准,那就是“量身定制”,它取决于听觉与故事的适配性,与音乐的类型并不绝对相关。“纯粹的本土化叙事或带有强烈中国色彩的电影,我们能从民族音乐中汲取元素,而普通故事片尤其是国际化程度相对高的类型片,电影的音乐也应当具有联通世界的能力。”

  在这一点上,作曲家谭盾的三部电影音乐作品可以成为研究的样本。为《卧虎藏龙》创作音乐,谭盾读懂了作品里表现的无尽怅然,请来华裔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主奏,兼容东西方流行文化的歌手李玟演唱主题曲,作品此后获得的诸多国际奖项青睐,证实了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底蕴拥有无国界、跨领域的魅力。

  《英雄》的音乐创作也是从通达剧本出发。导演张艺谋对《英雄》的阐述是以和平取代杀戮、个人恩怨服从天下统一,音乐家于是在电影音乐中灌注了北方的粗犷与浪漫沧桑。演奏上,小提琴大师帕尔曼与古琴结合表现中西方的浪漫宽厚和悠远,日本“鼓童”用中国鼓的打法演奏出秦军上阵时的锐气,再将二胡用的丝弦换上小提琴,再现古书记载、现已失传的“秦弦子”音色……太多细节,都是民族基底联通世界的成功试验。

  到了《夜宴》,音乐先于电影的拍摄进行。谭盾以人性最深的寂寞为题,从《诗经》里撷取灵感,按着歌剧的格局写电影音乐。正式拍摄时,郎朗的古典钢琴与打击乐完美结合,苍茫感萦绕在片场,有了主题音乐的渲染加持,演员和掌镜者都很快沉入了电影需要的意境。

  越是“短平快”的时候,匠心越发弥足珍贵

  当下的中国电影有个常见的现象,电影音乐会不时陷入“创作周期焦虑”,即电影的工期压缩了电影音乐的产出过程,导致一些音乐人将自己日常素材库里的片段重新整合拼接,便匆匆上马。电影上映后,细心的观众能从不同的影片里听出同一位音乐人的手笔。其中固然有个人风格使然,但流水线式的拼贴剪裁也是个中缘由。没有“量体裁衣”的音乐,即便观众能从中分辨出低沉的意味,也很难真正为其落泪。

  如今提到《城南旧事》,音乐早已作为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渗入人心。人们都知其中的主题曲源自李叔同之手,却很少注意到,老艺术家吕其明为将经典化用到电影中花了整整10个月投入创作。影片尾声,小英子和父亲在医院里告别,更见其创作上的一番匠心。长达5分零6秒的画面中没有一句台词,只有画面和音乐。全靠音乐催动着人的内心,直到电影结束,很多观众还久久地坐在位置上,缓不过神来。那一年,《城南旧事》获得了第三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音乐奖。

  更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88年出品的水墨动画电影《山水情》,它本身就是一部中国动画学派与中国民族音乐的完美融合。电影讲述了病中的老琴师在荒村野渡遇到渔家少年,一个传授琴技,一个照料康复,老琴师临别时,少年抚琴相送。古琴曲声贯穿全片。因音乐与原画的创作同行,《山水情》的旋律几乎每一秒都承担着叙事抒情的功能。片中的古琴不仅是琴师某种精神品质的物化,也超脱剧情承载着氛围的营造。当琴师在最后离开野渡时,除了水墨画出的重重山峦,还有猎猎风声与悲凉古琴送他走向茫茫前途。

  学者说,今天的我们其实都面临着“短平快”的观赏挑战,越是此时,匠心越发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