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观察丨研制问题频出 美国新冠疫苗沦为敛财工具

当地时间10月18日,新闻网站Salon发布文章猛烈抨击了美国制药公司一边用纳税人的钱研究疫苗,一边又意图依靠研究成果敛财的丑恶嘴脸。

△新闻网站Salon报道:制药公司和政府相关部门存在利益输送关系

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突破800万大关,特朗普政府抗疫不作为,将希望寄托在疫苗上。然而多家制药公司的疫苗项目纷纷因安全原因被迫暂停。竞争放缓的结果就是,仍有希望率先研制成功的公司,毫不掩饰从中敛财的想法,甚至政府高官及亲信都参与其中,试图“分一杯羹”。美国“人民疫苗”成为笑谈。

疫苗研制问题频出

目前世界多地都已发现新冠病毒二次感染的案例,这是患者康复后产生的抗体水平较低所导致的,因此“群体免疫”已经被学界彻底放弃。研制疫苗成为了消灭新冠病毒的唯一希望。

根据《纽约时报》新冠疫苗追踪数据,已步入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的有4家美国公司,他们分别是Moderna、瑞辉公司、强生公司以及诺瓦瓦克斯公司。

△《纽约时报》追踪数据显示,世界范围内有6种疫苗被允许小范围使用,以及另5种处于第三期测试阶段

阿斯利康制药公司的疫苗研究工作因为受试者出现不良反应,在7月和9月分别被迫暂停。而一周后阿斯利康的多个实验点都已恢复工作,只有美国的分部仍处于停滞。

强生公司于9月23日开始第三阶段的临床实验,全球范围内有6万名受试者。然而就在10月12日被曝出一名受试者出现不明疾病后,强生已宣布暂停三期临床试验。

疫苗“第一股”Moderna和瑞辉公司的临床试验,都先后出现受试人员高烧呕吐的现象,然而目前实验仍在进行中。

事实上,美国媒体和专家普遍认为,制药公司的疫苗研发工作之所以频繁出现安全问题,是和特朗普政府的不断施压有直接关系的。尽管疫苗研制工作一般来讲至少需要数年时间,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在公开场合承诺美国民众,一定会在大选前让每个人都可以打上免费的“人民疫苗”,同时又不断向制药公司施压。这一行为无疑给一众制药公司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政府私企利益输送

今年4月,特朗普政府成立了“神速任务”(Operation Warp Speed)专项小组,旨在加快新冠疫苗的研发工作,并指派自己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该小组领导人。然而美国各界显然不赞同这一任命。

3月,美国国会曾收到对于库什纳的多项投诉。其中主要是针对库什纳在疫情初期,被特朗普指派负责医疗用品的采购和分发事宜时,存在滥用职权及利益输送行为。

据投诉文件称,库什纳不仅将大量工作委派给毫无相关经验的亲信,其中包括库什纳的大学室友,甚至还明确要求要优先分发物资给特朗普的盟友,比如Fox新闻。可见美国舆论对于库什纳带领专项小组的担忧不无道理。

△《名利场》报道,库什纳利用经手的新冠相关项目获利

不仅如此,被任命为专项小组首席科学家的蒙塞夫·斯劳伊(Moncef Slaoui)更是被曝出与制药公司有直接利益关系。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斯劳伊在Moderna公司拥有价值超过1000万美元的股票期权。而在斯劳伊上任后,专项小组立即为Moderna公司提供了10亿美元的资助,并授权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与其共同研发新冠疫苗,成为了有政府背书的制药公司。消息一出,Moderna股价暴涨,斯劳伊更是身价倍增。

△Salon报道,特朗普任命的新冠疫苗专家,在政府资助的制药公司中持有1000万美元股票期权

据悉,Monderna公司在政府资助的10亿美元外,本身没有任何投入。然而当被问到疫苗研发成功后,是否会以成本价出售疫苗的时候,该公司表示否定。也就是说,Moderna不仅拿着纳税人的钱搞研发,成功后还要反过来高价卖给民众。“人民的疫苗”从根本上就是个谎言。

民众难以信任美国疫苗

CNN的民调显示,美国人接种新冠疫苗的意愿正在快速减退。今年5月时有66%的受访者表示愿意接种新冠疫苗,然而10月初的调查中只有55%表示有意愿,而且数字还在不断下降中。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福奇博士对此表达了深深的忧虑:如果没有足够多的人接种新冠疫苗,将导致疫苗无法到达应有的效果。

△CNN报道,未来愿意接种新冠疫苗的美国人比例正在下降

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特朗普对于疫苗的研制极不负责,同时白宫内部大规模暴发疫情,也加剧了民众的不信任。此外,美国民众还怀疑FDA会在政治压力下匆忙推出新冠病毒疫苗,无法保证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弗朗西斯科·柯林斯表示,科学政治化是导致大多数美国人不愿意接种疫苗的最大因素。

新冠疫苗作为抗击疫情的最后一道防线,目前正在逐渐显现出裂痕。而政府的任人唯亲,药企的唯利是图,民众的难以信任,这些都在快速的吞噬着美国社会。正如很多专家预测的那样,一旦政治介入科学,结果必然是政治被唾弃,科学被怀疑。美国抗疫之路前景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