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华:无臂女孩的非凡人生

青年励志电影《隐形的翅膀》人物原型、第三届感动内蒙古人物李智华,在3个月大时失去双臂。出生在贫寒的农家,母亲患有精神疾病,李智华成长之路满是艰辛。但这个顽强的女孩用双脚叩开求学之路,在困境中逆袭,踏向高校的大门。2004年12月18日,中国残联、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联合发出通知,号召全国青少年向李智华学习。如今,李智华是做过1000多场演讲的青年感恩励志演讲者、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在读博士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她的故事,正激励着千千万万普通人勇敢挑战生活的难题。

励志演讲者

9月初,李智华再次来到呼和浩特市,应一所学校之邀,给新生做一场演讲。台上的李智华瘦小,粉色的西装袖筒空空。穿着高跟鞋的她,在烈日下站着讲了一个多小时,台下鸦雀无声。

“行胜于言”是李智华最喜欢写的四个字

李智华是从西安一个人坐飞机来的呼和浩特,没有双臂该怎么办理值机手续、托运行李呢?她说,这些问题都能自己解决,总有人愿意协助她。事实上,李智华能够用双脚处理多数生活中的问题,比如用筷子、写字、做饭、用手机。

李智华声音轻柔,言谈中透着自信和平和。她的成长故事引得师生一次又一次热烈的掌声,那历经坎坷和面对坎坷的顽强,总能激励台下的观众。讲完之后,李智华还现场写了一幅毛笔字——行胜于言。李智华说,这是她最喜欢的四个字。

因为新冠疫情,今年李智华的工作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之前李智华最多一年演讲过100多场。于是,她有更多时间陪伴即将升初中的儿子。李智华很感恩生活的给予,即便它曾那么残酷地夺走许多珍贵的东西。

艰难求学路

1984年,李智华出生在通辽市扎鲁特旗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在她3个月大时,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走失了。父亲一着急,就扔下襁褓中的幼女,外出找妻子。那4个小时,李智华的人生变得不可逆转的残缺。父亲找到母亲赶回家时,发现自己家失火了,幼小的李智华已经奄奄一息。当父亲抱起她时,她被烧焦的如小木棍般的双臂,从身上掉了下来。医生告诉父亲,孩子的伤势太重了,救活的可能性渺茫。亲人们则说,孩子都烧成这样了,即便救活了,将来的日子怎么过呢?朴实的父亲几乎吼叫着说:“她是我的孩子,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要救活她!”正是父亲的坚持和爱,让李智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幸福的一家人

渐渐长大的李智华,最盼望能像村里别的孩子一样读书。哥哥姐姐上学去,她总是悄悄地跟在后面,校园里的欢声笑语,让她感到一切是那么新奇。没有手怎么写字?幼小的李智华学会了用脚趾夹着铅笔写字。刚开始时铅笔头怎么也夹不紧,她就用绳子把铅笔和脚趾捆在一起,绳子松了,就使劲儿勒。为了能写好一个简单的“0”,她整整练了一天,脚被磨得又红又肿。内蒙古的冬天特别冷,由于不能穿袜子,李智华的双脚长满了冻疮,但她却从不吭一声。

1990年9月,村里小学开始招收一年级新生,李智华却没机会走进教室,可她每天都要去学校。两年时间,她一直就是悄悄地站在窗外听课。后来,在老师的帮助下,李智华终于走进了课堂。读书的时候,李智华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1998年,考取了旗重点中学的李智华,又遇母亲身染重病。这一年冬天,母亲的精神病发作,离家出走58天后永远地离开了。母亲的离世对李智华是个沉重的打击,给她留下了无尽的遗憾。考高中时,虽然成绩依然特别优秀,但因为身体的残疾,高中的校门不再对她敞开。李智华无奈回家务农。辍学两年后,李智华读了包头的一所中专学校,她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更加努力学习。

走向象牙塔

2003年,李智华考上了西安欧亚学院。在大学校园里,李智华一直是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学生。2004年12月,她获得中国青年书法比赛陕西省青年A组一等奖。在欧亚学院学习的同时,她还攻读了中国逻辑与语言函授大学的中文专业。2006年,李智华参加了国家的专升本考试,在几百名考生的竞争中考上了本院的本科。

2004年12月18日,中国残联、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联合发出通知,号召全国广大青少年向李智华学习。她应邀到各地演讲上千场,阐述生命的价值、生活的意义以及“热爱生命,永不放弃”的自强精神,引起广大听众的强烈共鸣。

2007年,以李智华为原型拍的电影《隐形的翅膀》感动了全国数千万观众,并荣获中国电影最高荣誉华表奖。2015年1月31日,李智华入选“中国好人榜”助人为乐好人,被推荐为“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向上向善好青年”,并多次荣获五四青年奖章。

李智华毕业后,关注青少年的素质教育及心理健康,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还考上了中科院青少年心理健康与治疗专业的研究生。如今,她正在攻读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博士学位。

人生的翅膀

李智华总是记得妈妈常对她说一句话:“等你长大后,妈妈把手给你,你不就有手了吗?”如今,李智华也有了自己的幸福家庭,还拥有一双儿女。李智华小时候常会做一个梦,梦里自己拥有了一双手,她可以用这双手帮妈妈做家务,为老师擦黑板,给自己编辫子。长大后,再也没有做过那样的梦。她发现,在她的身边有那么多双温暖的手,一直关怀和帮助着她。

虽然人生在开始时就留下遗憾,但李智华努力活出了想要的自己。现在,李智华能自信地回答当年亲戚们问父亲的那个问题——“烧成这样的孩子,即使活下来还有什么意思?”人生,从不是能简单定义的。努力,让生命拥有了非凡的意义。

(文·摄影/北方新报正北方网记者 查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