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江南秘境”:唤醒沉睡的村落

窗棂半朽,屋角生苔,墙粉剥落。“记忆中小时候农村非常热闹,参加工作后每次回去,村里年轻人越来越少,可能这面墙倒塌了,可能村头的一间老屋坍圮了。”叶丽琴看在眼里,心痛不已,“我是农村情结很重的人,这都是祖辈留给我们的财富啊。”

  2014年,经过半年时间的思考,松阳人叶丽琴辞去杭州的工作,脱下心爱的高跟鞋,重新穿上平底鞋返回松阳,和中学同学一道从事民宿创业。这个大山里长大的“85后”姑娘用17年走出山村,呼唤她回来的,是过年回家每每映入眼帘的一面面坍塌的墙壁和那座日渐凋零的村庄。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地处浙西南山区,是丽水最早的建制县,一条松阴溪由西向东贯穿全境汇入瓯江。县城格局完整,文庙、武庙、城隍庙、药王庙、天后宫、太保殿等地标性历史建筑留存至今,贯穿整个古城的明清老街商肆绵延。松阳至今仍保留着100多座格局完整的传统村落,其中中国传统村落75个,被称为“最后的江南秘境”。

  四都乡平田村成为叶丽琴与小伙伴创业的第一站。四都乡地处松阳县城城郊,平均海拔700余米,森林覆盖率达84%。由于独特的地理环境,四都乡一年有200多天可见云雾景,拥有五个中国传统村落,平田村便是其中之一。

  经过“交通靠走、通讯靠吼”的初创期,叶丽琴和同学的民宿最终于2015年8月试营业,主打的便是当地原生态元素——云。“我们给民宿项目取名叫‘云上平田’,希望用生态资源吸引更多人的目光,唤醒村子。”从未从事过酒店管理工作的叶丽琴当上了项目民宿负责人和总管家。

  事实上,在这场唤醒传统村落的行动中,叶丽琴并不孤单。以拯救老屋、乡村振兴为出发点,松阳当地政府建立了“政府主导、村民主体、优秀社会人才共同参与”的工作机制,来自哈佛大学、清华大学、香港大学、中央美院等国内外知名高校的设计团队,入驻浙西南山乡把脉乡村建设。

  踩着高高低低的村道行走在黄墙黑瓦间,你可以闻到中国台湾人开设的面包坊里飘来的香味,也能透过奥地利学生的暑期设计瞥见灵动的山景,偶然撞见的一幢农耕馆或许拥有登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等世界顶级建筑展台的光辉“履历”。

  平田村的天生丽质,让这场从“空心村”到“网红村”的逆袭显得毫无悬念。

  “没有房间了!”这是叶丽琴现在每天接电话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据统计,截至目前,“云上平田”民宿综合体有六家民宿49个床位和一家可同时容纳150人就餐的特色餐厅。借助其溢出效应,村里的白萝卜从每斤0.8元卖到了3元,亩均增收8000余元。

  四都乡党委书记杨志锋说,在植入乡村旅游、民宿、高效生态农业等业态后,四都乡迎来了全新的发展机遇,曾经不以为然的乡村资源,成了绿色生态宝藏。“人们从五湖四海来到四都,乡村的价值得到体现,不仅仅是经济价值,还有文化价值、生态价值。”

  四都蝶变只是松阳老屋复兴的一个缩影,一个个本已沉睡的中国传统村落在这场行动中被唤醒。近年来,松阳县先行先试开展传统村落保护和“拯救老屋行动”,先后投入各类资金近三亿元,100余个古村、200余幢老屋得到保护和修缮。

  “激活古村落正推动老百姓家门口的资源变成资产。”松阳县名城古村老屋保护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松阳编制出台了传统村落保护建设规范和传统民居修缮的技术导则、概算指南等系列规范文件,目前已成为全国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示范县、保护利用试验区和“拯救老屋行动”整县推进试点县。

  三面环山,房屋呈崖居式分布,高低落差达200多米,有近百株百年以上树龄的古树名木分布周边,建在崖上的先锋书店平民书局更是成为网友打卡必去之地——距离平田村约半小时车程的陈家铺村是“资源变成资产”的典型。

  借助互联网经济推动村民脱贫增收,这个村子走出了乡村振兴的新路子。2018年以来,该村村集体依托特色产业,成立番薯干合作社,通过统一生产、统一包装、统一收购、统一工艺、统一销售的“五统一”模式,实现了农产品附加值增加2.5倍,合作社社员年均收入增加2000元,村集体年经济收入增加两万元。

  此外,通过创新探索“征用+挂牌”“征购+转移”“收回+租赁”“收储+挂牌”“审批+修改”五种供地模式,这个浙西南山区县促进乡村土地和房屋使用权打包流转,吸引各方工商资本前来投资兴业。

  几组数据或许可以为这场行动进行阶段性小结:近四年来,松阳县常住人口增加了6400余人;2019年底,全县已发展民宿526家、床位5081张,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增长21%;松阳县近三年旅游收入增幅均居丽水市第一,年均增幅达43.9%。(商意盈 马剑 许舜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