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社区像家一样干净

迎着晨曦,赛罕区先锋社区党支部书记武斌蔚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对社区管辖内的六个小区进行边死角改造。

“出去啦,最近身体咋样?”“挺好的,你又忙着呢,辛苦了。”……像这样与居民打招呼的话武斌蔚每天都会重复说上无数遍,可武斌蔚却从没嫌过麻烦,“在一个社区,时间长了大家就像家人一样,再说了,和社区的居民聊一聊,不仅无形中拉近了彼此的关系,也让下一步的工作能更好地开展。”

今年37岁的武斌蔚,2013年7月来到先锋社区担任党支部书记,对社区内整体环境的第一印象最直接的概括就是“脏乱差”,违建多,垃圾多。武斌蔚告诉记者,先锋社区属乌兰察布东路街道办事处,管辖着6个小区,而且还都是老旧小区,社区内共有居民楼47栋、75个单元、1726户,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

“现在的社区环境就像花园一样,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判若两样。”回忆起刚开始开展环境综合整治时的情景,武斌蔚笑着摇了摇头, “从去年12月份开始,先锋社区就开展了环境整治工作,倾倒垃圾400多车,有时候最多一天就能倒30多车。但是最初的时候,社区居民对于环境整治工作特别的不理解,不支持,也不配合。”

“拆凉房、拆平房、拆违建,刚开始工作时,居民十分不理解、不配合,甚至连个花盆都不让动……”工作开展不下去了,怎么办,武斌蔚对记者说,“就两个字‘坚持’,一次一次沟通,软磨硬泡的来,这样,从不理解到理解,居民也就被我们感动了,工作开展得也就越来越顺利了。”采访中记者看到,在社区的一处仓库还堆放着许多拆除违建时留下的栅栏,武斌蔚告诉记者,“考虑到如果当时就扔了,可能会引起居民的不满。如果居民想要,只要不再搭建违章建筑,随时可以拿回去。”

看着现在社区整洁的环境,想起当时整治时的困难,最让武斌蔚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为了征拆社区中的一处平房,结果一通电话居然打到了台湾。“当时征拆平房,所有房子都拆完了,就有一户联系不到户主,没有户主的签字,这户平房就拆不了,后续工作就没有办法继续进行下去。”为了了解这户人家的情况,武斌蔚天天和周围的老邻居聊天打听,最后,得知户主的亲戚居住在小区北面的一栋楼里。下班后,武斌蔚和社区工作人员开始在小区里挨家挨户地敲门询问,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找到了户主的亲戚,并被告知,户主已经去世,户主的儿子谁也联系不上,唯一能联系到的就是户主远在台湾的弟弟。由此,武斌蔚一个电话打到台湾,从户主弟弟那里得到了户主儿子的联络方式,最终同意了拆迁平房。

看着整治一新的社区,不少居民都说社区干部们做了一件大好事,可武斌蔚却说,其实,这些都应该感谢党和政府,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就没有今天大变样的先锋社区,“我们只是环境整治过程中的纽带和桥梁。干净整洁的环境才能让人看着开心、住得舒心。因此,只有把社区当成家一样来整理、打扫,才能让社区环境得到长效保持。”武斌蔚直言,社区和家一样,虽然事情繁琐,但只有做好了,才能让人住得舒心。

“社区新建的游园里青城驿站已经完工了,绿化工作需要由绿化办完成,笼式足球场由文体局安装……”不一会儿功夫,武斌蔚就连续接打了十多个电话。“这个栏杆扶手有点儿高,不适合老人,下面的瓷砖没有贴牢,还得重贴一下……”在社区里新建的游园,武斌蔚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摸一路记,“就像我们自己家装修,如果连自己都能发现问题,又怎么能让居民用得舒心。”

“小区中的游廊状葡萄架、一楼窗台边的木栅栏、每栋楼前的晾衣杆、树围的座椅,都是社区为了方便居民建的。”正在楼前晾衣服的王大妈笑着告诉记者,以前平房区域没有下水道,污水和垃圾遍地都是,很多居民就从小区里搬了出去,把房子租出去。现在经过社区的环境整治,平房和凉房基本都拆完了,小区干净舒适了,运动健身的游园也多了,很多居民又重新装修家,搬了回来,“现在社区工作人员成了这里最受欢迎的人。”王大妈竖起了大拇指。

“其实,社区就像自己的家,对家什么样,对社区就要什么样,只有这样,才能让社区环境靓丽如新,才能让居民生活得更加舒心。”用武斌蔚的话说,最让自己欣喜的是居民们的变化。“看到现在的环境,社区居民也都开始自觉的去维护了。前期治理的再辛苦,可看到现在的成果,一切都值了。”武斌蔚告诉记者,下一步,先锋社区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把环境综合整治的成果长期保持下去,实施长效化管理,“要让我们的社区永远像家一样整洁。”

记者 刘军 通讯员 吴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