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线故事 郭瑞抗“疫”日记走红网络

剃发准备出征

郭瑞,呼和浩特市一名内科男医生,内蒙古第四批驰援湖北医疗队成员,近日结束隔离回到呼和浩特,他记录的内蒙古人在武汉优抚医院抗“疫”的细节故事近日走红网络。日记中,面对一群特殊的老年患者,内蒙古医疗队精心救助、悉心安抚患者,鲜活的文字、生动的图片、真实的抗“疫”故事,感动了无数人。

回到家乡

结束了14天的隔离后,郭瑞回到呼和浩特。记者近日采访了郭瑞。

2月15日22时,郭瑞接到呼和浩特市回民医院电话,科里要派一名医生赴武汉抗“疫”。10分钟之内,郭瑞决定去武汉,因为他是科里唯一的男医生。

第二天一早,郭瑞飞赴武汉。

回顾整个历程,他说:“抗‘疫’经历对我来说是一次珍贵的升华,我想把这些真实的经历和内心的感受写出来告诉更多的人!”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月16日,内蒙古第四援鄂医疗队成员被安排在一所常年未住人的军用宾馆里。

尽管,当地政府都将被褥换成新的,但是卫生间的条件有限。队员们本想叫服务员过来,却发现宾馆没有服务员,送淋浴喷头和马桶盖的都是志愿者。看到这一切,郭瑞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安顿下后,大家上网搜索被安排的武汉优抚医院位置,这家医院本是一家治疗精神疾病的医院,属于“重灾区”,那一刻,大家突然沉默。

郭瑞不再主动和家人联系,心情复杂,武汉的体感温度要比呼和浩特冷很多,他的腿很疼,吃了止疼药。

郭瑞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看着武汉依旧闪亮的霓虹灯,武汉人依旧乐观的表情,我心中的恐惧消除很多,他们淡定地说,日子总要过下去。收到很多亲人同学们的问候,我感觉很温暖,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

战前准备

2月18日,郭瑞记录,“没有接到去医院的通知,所有医疗人员开始进行特殊的培训,学习新冠肺炎知识、如何穿脱防护服以及特殊病例的书写。每个人都认真做了笔记,一遍遍练习,穿脱防护服是一道关卡,直接关系着医护人员的安全,过不了这一关,不允许上医院,每个人都很认真练习。”

郭瑞在日记中晒出早餐和午餐,其中还有自己爱吃的红薯,还晒出全国各地的抗“疫”物资,他随手拍下一条条温暖的寄语。

郭瑞在日记中写道:“我们的支援传递着爱,四面八方的爱也在不断支援着我们。”

奋战前夕,所有医护人员都理成了平头或光头,尤其是平时爱美的女孩子,看着秀发一丝丝落地,她们微笑着相互打趣,眼里却含着泪水。

理完发,郭瑞和他带队的3个90后女护士来了个合影,调皮的女孩子头顶还留下一小撮头发,他在日记的图片下写道:“爱美的女孩子,这需要何等勇气,我们愿用三千烦恼丝换取疫情快快结束,今天我们4个是最美最帅的天使!”

医务人员和老年患者沟通

第五天,内蒙古的医疗团队进入武汉优抚医院。忘记恐惧

医院很多医务人员和患者感染,内蒙古医疗团队和其他省的医疗团队一起接管这家医院。9楼整个区域的管理和治疗由内蒙古医疗团队独立负责,这样的压力是整个团队都不曾想到的。

这是一所普通的精神病类医院,被征用接诊新冠肺炎患者后,按照传染病医院的要求进行了改装,整体已经完工,刚刚搬运过来的床还没有安装好,亦没有人清理过——没有清洁工人、安装工人。

扫地、安床——内蒙古的医务人员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工作。不管是医生、护士,还是领导、专家,都要俯下身子去做。

“我干活的时候,一抬头,看见一位老专家蹲在地上,在给床拧螺丝。”郭瑞说,也就是从那一刻起,很多人忘记了之前的恐惧。

“本以为,到武汉听从、配合这边的医疗队就可以,但那时你明白,你必须对所有一切全力以赴,大到整体治疗、调运药物,小到日常管理。你必须争分夺秒去努力,因为你救助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郭瑞在日记中记述。

医生和患者沟通

全力以赴

医疗团队首次迎来了34名新冠肺炎患者。其中,有约10名患者是高龄老人,最大的92岁,他们大多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精神类等疾病,加大了治疗和管理难度。

没有陪床人员,加上疫情严重,许多患者有亲人去世,心理压力很大,常常感觉到恐惧。

一位80岁的老人,患有精神疾病,经常半夜起来拒绝治疗,拒绝戴口罩。一位92岁的老人,并不知道自己得了新冠肺炎,感觉亲人们都不来看他,强烈要求出院。

每一位医生和护士不得不去充当患者家人的角色,用心去安抚,给他们信心。护士们把这些老人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为他们打水、洗脚,陪他们唠家常,缓解他们的情绪。

“我从医多年,但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去接触陌生人,我用尽心思去哄着他们,照顾他们的心思,我想起远在农村的父母,我从没有这样对待过他们。”郭瑞说着,眼睛红了。他说,在每天工作6~8小时后交接班的时候,尽管大家都很累了,两层防护服下,浑身都湿透了,可大家都要格外仔细地交代患者情况,那种用心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责任,而是一种使命,是让每一位患者回家,和亲人团聚的使命。

和患者结下深厚情谊

内蒙古的医疗团队建立了医患沟通群,医务工作者和患者家属都在群里。

在家隔离的家属们日常总会有很多问题要问医生,甚至希望通过照片看到亲人在医院的状况。郭瑞主动承担了这样的角色,不管他在不在班上,都会及时回复,也会和家属沟通病人的基础病症,结合过去疾病的用药,对调整治疗方案起到很好的作用。

患者发来感谢短信

郭瑞拍下了身边医务人员照顾患者的照片,看到护士在给老人洗脚穿衣,家属的感激不言而喻,经常通过微信发来一大段一大段感谢的话。

在这样的医患环境中,患者们的心理状态很好,信心越来越足,状态也一天天好起来。

3月1日,经内蒙古医疗团队治疗,该院第一例患者出院,患者和医务人员拥抱告别,所有人都哭了。之后,那位92岁的老人也顺利出院。

“那种情感不仅仅是我们和患者的关系,也是我们内蒙古人和武汉人的感情,这是一种爱,这种爱在每个人身上都升华了。这是我以前没有经历过的!”郭瑞说。

郭瑞在日记中写道:“我被莫大的爱包围了,行医是我的职责,我也被自己感动了,周围的人也感动了我。晚上下班回去,看着淅淅沥沥小雨中安静的武汉,我相信因为爱,武汉会等到阳光明媚的那天。”

泪别武汉

3月31日,整整45天的抗“疫”任务结束了,内蒙古第四批医疗队完成使命,无医务人员感染,无患者死亡病例。

郭瑞收到无数来自患者家属的感谢短信,走出医院那一瞬间,每个人都落了泪,郭瑞想起大家刚来时的恐慌,想起午夜下班后,志愿者出租车师傅送他们回家的温暖,家属发自肺腑的感谢,想起战斗过的日日夜夜。

“刚来时每天都希望早一点结束战斗,胜利回家,可这一天真的到了却又不舍得离开,我们对武汉倾注了太多的感情,最后临走时竟是放心不下,就像对家的放心不下。”郭瑞和队友们依依不舍离开武汉。

当大巴车缓缓离开医院,一路上,每一个人都会驻足深深地鞠躬。此时此刻,郭瑞和所有医务人员再也不能抑制自己的感情,泣不成声。

郭瑞5岁的女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妈妈说当医生会有危险,可我觉得爸爸是个大英雄,长大后我要当医生!”

郭瑞在后来的日记中写道:“武汉胜利了,伟大的中国胜利了!我只想说,此生无悔入华夏!”

文/北方新报正北方网记者郝少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