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志成城 抗击疫情】不畏逆行—冲在抗击疫情最前沿的玉泉疾控人

随着2020年新春佳节来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新冠肺炎,席卷了大江南北、甚至超越国界。

全国相关部门在国家统一的指挥下,基本都取消了春节假期,全力参与到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当中。我们看到了84岁的钟南山院士亲临一线,我们看到了李克强总理到武汉视察指导,我们看到了全国各省份派出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我们看到了忙碌的临床医生和护士在抢救病人,但我们是否看到了他们?

他们也许平时就在你的身边,是平凡而又普通的人,他们可能是你的朋友,也可能和你有过一面之缘。在疫情暴发的时候,你可能更不知道他们是谁,因为他们已经穿上防护服,带上了护目镜。但是我们都应该知道他们是为了谁!

他们有一个统一的称呼:疾控人!

他们的职责不是抢救感染的病人,但是他们可以让更多的人避免感染。

为了深入了解他们,现在让我们关口前移,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在疫情防控时的场景。

时间回到1月25日,玉泉区“疾控人”的那一天是从凌晨开始的。接到内蒙古自治区医院报告有“疑似”病人入院,疾控中心采样组和流行病学调查组人员迅速带好应急装备,赶赴内蒙古自治区医院。

凌晨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大雾弥漫,行至医院,住院大楼灯火通明。采样工作对检验人员来说早已轻车熟路,但他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慎重对待接下来的每一次采样。穿上防护服,带好护目镜,在厚重的防护装备下严格按照技术方案他们顺利采集到样本,注明样本编号、种类、姓名及采样日期等信息后,采取三级包装,放置在A类标本运输箱内,马上由专人专车大概十分钟左右就送至呼和浩特市疾控中心进行检测。

随着流行病学调查(后文简称流调)的开始,检验科工作人员开始准备采样工作。前一天晚上只睡了三个小时的宫俊平又在深夜里开始工作,仿佛不知疲惫,以最专业的姿态再次冲到了“第一线”。“你从哪里回来?去过哪些地方?还记得与哪些人有过密切接触吗?”宫俊平开始耐心问询,详细了解病人发病前后的接触史、曾经去过的场所、乘坐过的交通工具、发病时间、发病过程及就医情况等,所有细节都不放过,以便最终形成流调报告。大家每天关注的疫情公告里的关键信息,就是由“宫俊平们”逐一确认而来的。

如果能早一秒完成对病例的流行病学调查,就能早一步追踪排查出相应的密切接触者,如果能早一分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医学观察,就意味着能少一分传播的风险。

每天迎着第一缕晨曦去开始新一天的工作,所有玉泉区“疾控人”整装待发,每一天每一个人都像绷紧了的弦随时等待发射。

2月1日晚9点45分玉泉区疾控中心接到呼和浩特市疾控中心关于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就诊的一例患者核酸检测为阳性,该患者家住玉泉区秋实璟峯汇小区。玉泉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立刻分两波进行工作,第一波工作人员进一步深入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进行流调工作,第二波工作人员深入秋实璟峯汇小区同时进行流调工作和消杀工作。

“消杀工作做到位,疫情防线就加固一分。”凌晨时刻,消杀组的工作人员身着厚重的防护服,背着电动喷雾器对秋实璟峯汇小区进行全方位消毒,并对确诊患者居室进行终末消毒,直到凌晨两点才彻底结束秋实璟峯汇的消杀工作。

时间的齿轮滴答滴答,也许你见过凌晨的呼和浩特,但一定没见过凌晨的玉泉区疾控中心是什么样。凌晨的玉泉区疾控中心办公室始终人来人往,工作交接有序。

此刻,玉泉区疾控中心关于此次新冠肺炎的总调度宫俊平坚守在电脑面前,连日的加班工作已经使他眼下暗灰,身体疲惫不堪,但是他依然不能松懈。作为疾控中心的总调度,一旦有疫情,他将立即通知所有待命的小组,保证最快的速度奔赴医院。深夜里,键盘敲击声、鼠标点击声和电话里急迫的声音都是他对病毒的有力阻击。

“宫主任两部手机,从早忙到晚,晚上十二点前就没回过酒店休息,最近宫主任的嗓子也哑了;我们的手长期接触消毒液,粗糙裂口,眼镜接触紫外线过敏……”说起同事们的艰辛,检验科的阿荣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但他也坚定地告诉记者,“这就是‘疾控人’,疫情来了,我们就会立刻出击!”(泉媒体记者:张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