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故事】妈妈包的饺子

春节吃饺子,是北方人的一个过年习俗,也是我儿时满心欢喜期待的一项内容。长大了,饺子更成了我身处异乡四顾茫然,一个思恋家乡思念亲人的痴迷情结,一种在我内心深处,在海海漫漫永久回忆的主题中荡漾最通透最赋温情幸福的情怀,充满令人回味许久切切实实年的味道。

在老家的小屋,一家五口人在一起包饺子的情景就是一个温馨的画面。年三十中午饭毕,妈妈从凉房大瓮里拿出肉蛋蛋装在馅盆里,放到炕头上温化后掺水加入葱末、酱油、调料粉,一个方向搅拌均匀入味。肉蛋蛋是前几天挫好的,一般为猪肉和羊肉两种,肥瘦搭配,红红白白,圆圆滚滚,在大自然天然冰箱中冷冻凝固后放入凉房冷藏。萝卜蛋蛋亦是之前煮的一大锅黄萝卜丝丝的成品。妈妈叮叮当当的剁萝卜丝声响毕后,将剁碎的萝卜馅混在肉馅中,然后淋上一股素油,再一个方向搅拌调馅。这时候馅料色香味俱全,妈妈尝淡咸的啧啧声诱惑着我贪婪的胃口,我急切地盼着快点包好饺子,吃个满嘴流油!于是我一咕噜跳上炕,寻找我的位置。爸爸是和面的老手,揉得硬且筋道,很快就达到三个和面的标准——面光手光盆光。他用一块湿润毛巾盖住饧发的同时,让我们猜“从南来了一群鹅,扑通扑通跳下河”的谜语。多么纯真!那是我儿时接触到的最有意义的谜语啊!

待全部准备工作做好后,包饺子马上开始,这就需要我们姐妹三个齐上手了呢。炕上坐着的,地下站着的,大炕上铺着一块花花绿绿的油布,一家人围着大案板小案板成为一个大大的圆,边包边说饺子制作方法要诀,也逗着乐,连同欢歌笑语的空气,把整个家充盈得热闹非凡。一个个珠圆玉润、饱满整齐的饺子是家的圆心,一家人用其乐融融、爱意暖暖织就的亲情就是组成这个家庭大团圆的无数条半径。室外,严寒酷烈,室内,弥漫着煮饺子的热气,腊八蒜醋早已准备好,直待热腾腾的饺子立马出锅。一盘盘的饺子被端上桌象征着“新年新气象”。一家人围坐在红色的小炕桌大快朵颐。一口咬开,香气扑鼻,绵软适中,筋道有味。一顿饭功夫,窗玻璃上结的冰花也已消融,不由想到张仲景“祛寒娇耳汤”,吃了饺子再也不怕被冻耳朵了。吃罢,夹一筷子脆生生的自家生的凉拌豆芽,喝上一碗热腾腾的饺子汤,原汤化原食!

上车的饺子下车的面。我和姐姐们外地求学时生活拮据,妈妈总是省着,把一年中仅有的几次吃饺子的机会让给我们每学期开学离家之际,我那时不懂事,还嗔怪母亲吵醒熟睡中的我,半夜三更的做啥饺子。我也问妈妈为什么上车就吃饺子的缘由。妈妈只说饺子耐饿。毕业后,我萍踪不定,我可以离开家乡去打拼,却总也离不开妈妈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目光;离不开我在外地满载妈妈深切的祝福;离不开妈妈盼子回家过年一起吃饺子的殷殷期望。于是我总是拼命回忆一家人在一起包饺子的情景,回忆素色简朴温暖家的味道。

如今,我的小家庭过着“饺子就酒越吃越有”“馅饼饺子家常饭”的日子。好吃的饺子也许专指妈妈包的饺子,而那味道也许只会在我的记忆中珍藏永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