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故事】档案馆里的“白衣天使”

    “看到霉变、朽烂的档案后,我要先给它们‘望闻问切’,确定‘治疗’方案,然后再进行‘手术抢救’,看到一张张‘病危’档案在我手里‘复活’,内心就充满了自豪和成就感……”6月11日,正值2019年国际档案日系列宣传活动周,记者走进内蒙古档案馆的档案修裱工作室,映入眼帘的是两张大桌子,上面放着玻璃板,这就是抢救档案的“手术台”。房间周边放有可移动的用于晾干裱糊档案的绷子,而偌大的档案修裱工作室里,就只有王毅一个人,显得格外安静。

将文档整齐地摆在塑料布上

把文档破损的边缘重新粘好

修裱前需要先自制糨糊

    今年54岁的王毅是内蒙古档案馆的一名档案修裱匠人,身穿浅蓝色大褂,腰间系着围裙,手里拿着刷子,轻轻地将糨糊一点点刷在已经摆放好的破损档案上,他便是档案馆里的“白衣天使”,负责着损坏档案的“救死扶伤”。

    今年,已是王毅从事档案修复工作的第32个年头,经他“医治”而“复活”的档案有144多万张。凭着对档案修裱工作的执着,2018年,王毅被授予内蒙古自治区五一劳动奖章,成为自治区档案界获得此项殊荣的第一人。

    王毅22岁从部队复员后,就来到了内蒙古档案馆从事档案修裱工作。起初的他无从下手,但是他好学爱研究,多次到中央档案馆和其他地区档案馆学习先进修裱技术,还不断在工作中探索小技巧。

需要修裱的文档

自制工具用处很大

    王毅告诉记者,他和糨糊用的是白面淀粉,都是他自己把面和成面团,然后再放进洗衣机里洗,最后沉淀晾干磨成的;用的竹签是他自己削的,用的压档案的石块是自己在路边捡来的,三十年坚守,三十年匠心芳华,王毅已经把自己的生活和档案修裱工作融为一体。

    工作32年,对王毅印象最深的一次修裱出现在2000年。那一年,海拉尔市(今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在城市建设过程中,偶然发现了一批日寇侵华档案,有关部门紧急将这批档案送到内蒙古档案馆进行抢救修复。“日寇本来想烧毁这批档案,但是因为时间紧急,所以有些没有烧完就掩埋了。这些档案在地下埋了50多年,都黑得跟炭似的,一块一块的,我们称这样的档案为‘档案转’。”王毅回忆着,面对破损严重的档案,他和修裱室的同事先用竹签挑开字迹难已辨认的档案砖,然后一步步拼凑缝制、修修补补、托裱修整。掩埋已久的档案会产生霉菌和有毒有害气体,为保证档案安全,修裱室严禁开窗通风,因此,王毅和同事只能采取戴口罩等措施进行简单防护。经过长达2年的努力,这批档案的抢救工作圆满完成,共有19968张日寇侵华时期强征慰安妇及其他侵华罪证被抢救保留下来,为日寇侵华提供了重要历史佐证。

检查每一个细节

把宣纸贴在文档的后面保证完整性

清朝年间破损的文档修裱难度很大  

    据了解,内蒙古档案馆有着丰富的明清蒙古文档案和民国历史档案,较为全面地反映了当时蒙古民族和蒙古地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社会活动概况。这些档案在修裱之前大多是手工草纸,色泽发黄发暗,幅面大小不一,部分档案粘连严重、字迹模糊不清。如今,馆藏近6万卷明清档案已抢救修复70%,民国破损档案修复工作也在进行中。

    “档案可都记录着岁月的变迁,所以我们修补的并非纸张,而是历史……”王毅站在摆满糨糊、喷壶、刷子的工作台边,一边细心地修复着泛黄、发霉的档案,一边说道。

    【小知识】

    档案修裱就是以糨糊作胶粘剂,运用修补和托裱的方法,把选定的纸张补或托在档案文件上,以恢复或增加强度,提高耐久性的一项档案修复技术。(北方新报记者  马丽侠  记者  牛天甲)

扫描二维码